以前的讽刺画,辛辣的、幽默的、巧妙的,这是可以画出来的吗?


一直觉得不管是文字还是漫画,搭上讽刺二字,就会变得尤其有趣起来,诚如钱钟书先生在《围城》中幽默风趣的讽刺,充满了妙趣和力量。

文字的力量无疑是巨大的,而漫画的形式又能更直观地切合时事,往往张力十足。中国的讽刺漫画其实不少,上世纪30年代左右就是漫画黄金期,出现了很多有趣的讽刺画,不过因为这种类型的画过于真实辛辣,有一定的敏感性,有时候甚至会给作者本身带来不好的影响。

不知道这些图放到现在,会不会一不小心就“图裂了”,总之,来欣赏一些以前的讽刺画吧。

丰子恺

丰子恺的漫画给人感觉就是充满童趣,有一种怀念旧时光的美好,不过他要真画起讽刺画来,那也是手不留情的。

《钻研》

一堆人钻进厚厚的巨籍古典中,或者看不见头,或者看不见尾,钻进书里就出不来了,迷失在书中。

钻营成功的,便道貌岸然地端坐起来了,一副好学问的样子,只是下半身还在里面呢。钻营不成的,就埋没在里面了。

《剪冬青联想》,这幅画有题识:

一排冬青树,参差剧可怜。低者才及胸,高者过人肩。月夜微风吹,倩影何翩翩。怪哉园中叟,持剪来裁修。玲珑自然姿,变作矮墙头。枝折叶破碎,白血处处流。

都说老师是园丁,辛勤地培育着似花朵青树般的学生,这本是很温馨的场面,却被丰子恺画得有些悚然。

教育不能用一样的模板去对待每一个人,正如每株植物都有生长规律和各自的特点,园丁不曾仔细分辨就拎起剪刀,虽然得到了整齐如一的冬青树,但这样就是好的吗?

张仃

张仃是上世纪30年代杰出的漫画家代表之一,他的讽刺画直白大胆。

《摇钱树》,四个大字“扩张军备”一出,一切意味尽在不言中。

《金猴奋起》,这不是一幅单纯的孙悟空题材画,它是在1976年后创作的,画中引用了毛主席的诗句:“金猴奋起千钧棒,玉宇澄清万里埃。”

在孙悟空的脚踩棒打之下,分别有四种象征性动物:蛇、蜈蚣、蝎子和癞蛤蟆,分别代表着四个人。

华君武

漫画家华君武尤其擅长讽刺画,他往往能以巧妙的构思和极富幽默感的形式,将那些丑陋的现象描绘得入木三分,无人不看得津津有味。

华君武的讽刺漫画数不胜数。1947年,他画了一幅《磨好刀再杀》,画中一个人穿着美国大兵服装,手持磨刀,躲在“和平”盾牌之后,正露出磨刀霍霍之姿态。

这个人就是“蒋介石”的漫画形象,漫画背景是重庆谈判,这是在讽刺蒋“假和平真备战”的阴谋。

结果因为这个形象刺痛了一些人,华君武还被列入到了“暗杀”名单中。

《杜甫检讨》,1961年,北京师范大学忽然要批杜甫的《兵车行》,说杜甫分不清正义和非正义“战争”,犯了“思想”错误。

于是华君武就针对此事画了漫画,画中,杜甫一脸愁容地持笔写下一行字:“兵车行乃和平主义思想错误。”

据说此画发表时,周总理看到后哈哈大笑。

《留名》,画了一只抬腿撒尿的狗,上写“人留名,狗留尿”,背景还有各种到此一游之类的留言,讽刺的是什么不言而喻了。

《鸡贵有自知之明图》,上写“公鸡三唱:我不打鸣,太阳就升不起来。”——瞧把它给厉害的。

《猫虎同宗》,上写“老虎当了领导,刚愎自用,老虎屁股不许摸,雅号一言堂主,不必细说。小猫参加工作,形象可爱,叫声妙妙,人成爱之。有人喷香水,有人摸顺毛,有人喂小鱼小虾,也有代捉跳蚤,更有誉之为虎的,小猫大乐,以虎自居。忘记自己原是一只小猫,偶逆其毛即大呼小猫屁股也摸不得,可见虎性尚存。”

廖冰兄

廖冰兄是20世纪的著名革命漫画家,从1932年开始漫画创作,许多作品十分具有思想性与战斗性,针砭时弊的尖锐风格也给他自己带来了许多不好的影响。

1958年,廖冰兄发表《打油诗画》后,被“人民日报”大篇幅公开点名批评,随后廖冰兄被送到广州进行农场劳动改造四年。

《花朵必须向上》,这个实在太敢了,大家可以看看上面的题识。

廖冰兄的代表作之一是《猫国春秋》,这是一个有着多个不同主题的系列画,以猫鼠的形象,揭露讽刺国民党统治,尖锐性十足。

1946年《猫国春秋》在重庆开漫画展的时候,引起了轰动,许多文艺界人士都给予了支持,郭沫若还特意为漫画展题诗一首:“冰兄叫我打油,奈我只剩骨头;敬请猫王赎罪,让我倒题一首。”

丁聪

丁聪也是不得不提的漫画家,他又叫小丁,父亲丁悚是中国现代漫画的先驱者之一。丁聪有一双善于观摩世态万象的眼睛,敢于勾画那些阴暗丑陋,在讽刺中体现出他对社会的关心和责任感。

他的作品,即便放到现在也毫不为过,依然前卫。

最后放一段丁聪对漫画创作的看法: